芝士蛋挞

【丞昊】我是怎么把偶像泡到手的

六月森林事件:

文不对题只服我自己


全文有点长,一发完




我是怎么把偶像泡到手的






01


黄明昊是在机场与表妹狭路相逢的。从南方结束拍摄任务返京,零下十度的机场冻得人头昏脑涨,他从一群举着手机单反的追星女孩中准确揪出了扎着冲天羊角辫的小妹:“……你干嘛呢?”


女孩灵活地一扭,挣开了黄明昊的手:“哎呀你别管我,我等人呢——范丞丞!范丞丞!!!”


黄明昊正纳闷她们这聚众闹事似的是要揍谁,就看见一个肤白个高的口罩男从门后边钻出来了。女孩们顿时一拥而上,却又默契地给口罩男留下了自由行走的空间。黄明昊站在一旁没来得及反应,只好被迫推搡着跟着人流向前移动。他揪住表妹花花绿绿的背包袋子,试图拉回女生的注意力:“谁?范什么?”


羊角辫表妹一边尖叫一边疯狂摁快门,“范丞丞!”


黄明昊有点后悔问她这个问题了,这种近在耳边的高分贝尖叫声让人不想再听第二遍。眼看就要到出口,跟拍的距离也没多远了,表妹突然把单反往黄明昊怀里一塞:“快,我来吸引丞丞注意力,你快趁机拍几张。一二三——”


黄明昊举起单反,对焦——


“——范丞丞我哥说他特别喜欢你!!”


黄明昊镜头里的男生脚步一顿,果然朝这个方向看过来。狭长的凤眼准确捕捉到镜头,口罩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温暖的情绪。黄明昊摁快门的手停下来,从单反后面探出脑袋,无辜地看着大明星。


口罩男拉下口罩,露出高挺的鼻梁和没什么弧度的薄唇,冲这个方向点了下头:“谢谢。”


黄明昊捧着相机在尖叫的人群中站成一座圣母像。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口罩男帅到闪闪发光——这就是为偶像心动的感觉?他茫然地举起单反,对着范丞丞离去的背影按下快门。


 


“我,黄明昊的表妹,郑重向黄明昊传达范丞丞应援会天字18号分会的谢意——我们已经七个月没拍到他看镜头的照片了!”


表妹一连发了七八个窗口抖动。


黄明昊没好气的敲字过去:“这并不是你骗范丞丞说我特别喜欢他的理由。”


但是,他心里知道这话没错——20多年没追过星的他,居然因为一个微笑心动了。他曾经亲眼见过表妹过去“陷入爱河”的模样:对着一张照片或者某个安利向视频惊恐地捂住心脏,然后大声宣布:我爱上他了,我要给他花钱!


现在他也体验到这种想给对方花钱的感觉了。那个漫画里走出来一样精致的人物,光是存在就已经足够赏心悦目。更别提还有粉丝尽心尽力的安利,她们眼中的范丞丞不仅是光芒万丈的漫撕男,更是勤奋努力的少年,“过去受过很多痛苦但是都很好的消化了”种种。


黄明昊在搜索引擎中输入“范丞丞”三个字。原来也只比我大两岁而已,但是已经在音乐、舞蹈方面做出很优秀的成绩了。


他拄着下巴,安静地注视着屏幕上那张微笑的脸。


黄明昊在某一刻入坑了——但他知道,自己喜欢的似乎是那天在机场,寒冷的空气都无法阻挡的,对方眼里的温暖情绪。


 


 


范丞丞应援会天字19号分会最近迎来了一位代号Justin的新站姐。她喜欢单打独斗,似乎并不想与其他站姐一块行动,但返图质量高构图精巧,因此才被“特批”进组。


重点是,Justin的返图里,正主范丞丞都看了镜头。


19号分会因此普遍认为Justin是个人美条正的小姐姐,只有披着马甲的本人才知道,之所以能拍到这么多看镜头的照片,大概是因为,范丞丞已经认识他了……


裹成粽子的黄明昊站在安全线外面,看着范丞丞冲自己的镜头摘下口罩——他一边拍一边纳闷自己是怎么被认出来的?他在一群小姐妹之间真的那么醒目吗。


 


 


02


范丞丞摘下口罩进了保姆车,眼睛透过车窗还注视着那个捧着单反站在人群外的身影。他打开微博,熟练地切换小号,刷新天字19号应援会的官方微博。


这种行为绝对会被说成是自恋,不过范某人完全无所谓。他看了下昨天北京飞成都的机场返图,默默点赞转发,然后面无表情地评论:“Justin大大的返图真的好棒!!疯狂赞美19号和汀姐[允悲][允悲]”


很长一段时间,范丞丞,乐华娱乐的台柱子,都过着精分的生活。他的小号“Adam喜欢汀汀”已经vip4了,每天的日常就是给Justin的图赞转评。


对一个粉丝执着到这种地步,他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如果非要追根溯源的话,起初大概也只是一时兴起,想要找找那个号称喜欢自己的男饭,拍出来的图究竟如何。拜托经纪人留心找一下他看镜头的照片后,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那条微博:


“2月7日上海飞北京,丞丞的大衣还保暖吗~[图片][图片][图片]特别感谢Cr. Logo的表哥Justin同学,感谢他让我们丞丞看了镜头[心][允悲]”


原来不是专门来拍他的。


但是那个男生,站在那儿认真的样子,似乎和久远的过去,某个男生的身影重叠起来。


Justin啊。


一瞬间,他对那天站在人群间表情有点懵懂的男孩子,起了一种探寻的欲望。


“丞丞?”


范丞丞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到了红毯现场,外面是长枪大炮,后边似乎也有追行程的粉丝。他动作熟练地撕开暖宝宝粘好,然后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踏入寒冷的空气。记者的话筒已经架好,丝毫没被温度打消气势,一个个话筒抢着凑上去。毕竟范丞丞是出了名的行程难跟加神出鬼没,粉丝见面除了靠年末颁奖礼,就是靠偶遇了。


“上一张专辑连屠五榜,对于粉丝的热情有什么想说的吗?”


“最近有传闻你在跟制作人约会,是真的吗?”


“今晚的颁奖礼你觉得自己可以赢吗,会不会觉得担心呢?”


范丞丞因为寒冷而运作迟缓的大脑在记者问出三个问题后才反应过来。他慢吞吞地斟酌着字句:“很感谢粉丝的认可,不过我还真的不知道屠了五榜,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制作人的话,我有朋友在玩恋与制作人,我倒是没玩,所以不好意思不太清楚。关于今晚颁奖礼,主办方邀请我的时候只是说有很好喝的农夫山泉,我喜欢喝甜的,”他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笑,“所以来了。”


真的是很敬业的代言人,范丞丞自我腹诽。


 


晚宴从六点半开始,进行到将近10点。他不负众望地拿下了年度最佳音乐人,后半程便一直昏昏欲睡,只在摄像机前强打精神。粉丝的兴致也渐渐淡下去,基本专注自家,不再捧所有人的场。范丞丞捏捏鼻梁,微微蹙眉看向没完没了的主持人,余光却突然扫到媒体席的一个身影。


很熟悉,这是第一感觉。他眯起眼睛仔细辨别那人的面目,没成想男生突然抬起头,他们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03


黄明昊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


他在媒体席待了很久,基本看范丞丞靠偷瞟,之前的媒体问答环节也噤若寒蝉,已经做好了回去被老板骂的准备。不知哪来的孽缘让范丞丞突然就往这边看了,结果他还好死不死地坐在第一排,躲都没法躲。


黄明昊只好装不认识,视线放空,一本正经看台上。


余光瞟到范丞丞似乎在跟助理说什么,然后他居然站起来了……咦?走过来了?


一脸正经的黄明昊内心波涛汹涌,然后他迅速起身往厕所溜去。会场有好几个洗手间,媒体与艺人不共用,料他范丞丞也找不到。


他刚起身就后悔了。先不说范丞丞是不是来找他的,就算是,有几个人能跟自己的大本命面对面说话啊……不积极主动反而临阵脱逃,黄明昊啊黄明昊,你真没用。


黄明昊特别丧地进了洗手间,一张娃娃脸郁闷的快哭了。他吸吸鼻子,低头盯着反光的洗手池。


“Justin。”皮鞋跟落地的声音几乎是在后一秒响起。


被点名的人一个激灵,现场表演了什么叫掉马甲。我是谁我在哪。黄明昊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180度回身,惊惶地瞪圆眼睛。


面前的男人身材高大,完全没有电视上的随和,取而代之的是压迫感。五官真的很精致,嘴唇确实很薄,鼻梁也挺,脸颊弧线也很上镜……黄明昊一边惊恐一边在心里碎碎念。如果这个时候天降一台单反就好了!这个角度的范丞丞他从来没拍过啊。


范丞丞在距离黄明昊一步时停下。他歪头,“我很喜欢你拍的照片。”


黄明昊有点僵硬:“谢谢。”


“今天你们社怎么没问我问题?”跟朋友闲聊一样随意的语气。


“我……媒体太多了,没来得及。”


是我的错觉还是他真的往这边又靠近了一点……黄明昊不动声色地后挪,感觉腰靠上了冰凉的洗手池。


如果范丞丞能听到对方的心声,他大概给黄明昊的疑问以肯定的答案——事实上他确实在把人往角落里逼。看着那双纤长的眼睫因为紧张而颤动很有趣,他垂眼注视着黄明昊不断升温的脸颊,憋着笑问:“所以我叫你黄明昊还是Justin?”


诶诶?


黄明昊的脸颊发烧,带着耳垂也一起红。他侧着脸,小声说:“Justin就好。”


面前的人已经要把他完全笼罩,黄明昊已经看不太到洗手间的顶灯了,只好大脑放空地盯着范丞丞的肩膀。那个在音乐播放器里听过千百次的声音此刻慢悠悠地响在他耳边:“我变化有这么大吗?小富贵儿。”


黄明昊猛地抬头,望进了那双弯弯的眼睛。


富贵……


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


他不顾彼此已然相接的呼吸,瞪圆了眼:“橙子!”


 


04


十六岁的范丞丞最喜欢在练习室的窗边向外张望。窗外可以看到巨大的LED屏,上面每天都会播放最当红艺人的广告。他在这里的目的或许就是成为上面的一员,很难,也很无趣。


枯燥的钢琴课。枯燥的舞蹈。枯燥的声乐。


直到某天一个不大的孩子推开了门,怯生生地问:“这里是13号练习室吗?”


他还记得那孩子一头黑发,眼睛很大,小动物一样的灵动。常年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范丞丞有种拥抱自然的错觉——他眨眨眼睛,说:“这是14,13号在对面。”


如果老师此刻在的话,大概会被他那种奇怪的温柔语气吓到。范丞丞的古怪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大家都知道14号的Adam性格阴郁,不善交往。


那孩子连忙为打扰了范丞丞的练习而道歉,然后他腼腆地一笑,说自己是新来的,在13号训练,有时间可以一起玩。


范丞丞点头了。


 


后来他才知道这孩子名叫黄明昊,艺名Justin,是个温州富二代。年纪也小的惊人,竟然才14岁。范丞丞给他起了个诨号叫富贵,山东人说起话带点儿化音,整天“富贵儿”“富贵儿”地叫。他自己的真实姓名却没告诉过Justin,公司为了尽量不让人知道他和姐姐的关系,所以让他只用艺名。小孩也没多问,只按范丞丞教的,管他叫橙子。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叫哥哥。


范丞丞对这声哥哥特别受用。他对这个弟弟爱护得不得了,Justin取代了窗外的广告牌,成了他每天进练习室的新动力。有了那个跟屁虫一样的小富贵儿,所有课程突然都变得有意思了。


16岁,敏感又难缠的年纪。八年后的范丞丞反复琢磨,唯一确定无疑的是,如果没有Justin,也许他会在那个年纪和自己的青春一直耗下去。


 


练习结束时范丞丞拎着包小零食去找Justin。他推开门,然后看到眼睛通红鼻子通红,兔子一样的Justin。范丞丞不会安慰人,脑子空白地抱住对方,一手还拎着装满零食的塑料袋,模样笨拙的很。


“Adam哥。”14岁的小孩小声说。“我爸说,如果不能出道,就送我去美国念书……”


范丞丞用手擦干他的眼泪,然后说:“我想和你一起出道。你别走,好不好?”


后来他才知道,那种只是幻想对方离开都会难过的情感,比喜欢还要多,近似于爱。


 


可是因为年纪太小,他连出道的资格都没有被赋予。


黄明昊走的太匆忙,几乎是一个上午的事。他去14号练习室没找到范丞丞,老师说他家里有事今天没来。黄明昊不知道范丞丞家在哪,大街上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最后噙着泪上车回了家。


男生是第二天晚上去找他的时候才发现的。他拖着练习完疲惫的身子推开13号的门,看着空无一人连设施都已清空的房间,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他不愿得知的消息。


 


年少的情感来得快,去得却极慢。QQ头像再也没有亮起来,范丞丞在时间的凌迟中慢慢接受了这辈子他或许都将失去黄明昊的事实。他日复一日地训练,长开了的模样愈发精致与冷漠。


18岁那年,他终于站在了门口的LED屏上。


如果找不到你,那就让你来找到我。


 


黄明昊眨着眼睛看着眼神执着的男人,表情酸涩,却并没移开眼。


“哥哥。”他瘪瘪嘴,鼻尖又红了。


“哎。”范丞丞弯着眼睛揉他的耳朵。“Justin,做摄影师也很好。”


做什么都是一眼就能看到的出色,范丞丞对自家孩子骄傲得很。他深吸一口气,不过谈恋爱什么的,大概还是要慢慢来。


“所以要做我的御用摄影师吗。”回去的路上,范丞丞小心翼翼地问。


Justin盯着窗外,表情严肃:“想都别想。”


被拒绝的人正要假装失落,手却突然被轻轻握住了。范丞丞抿嘴笑起来,反客为主,十指交扣。


 


05


“喂表哥,我在机场,对啊接范丞丞啊,他今天南京飞北京。我会注意安全的,好拜拜——”


黄明昊挂了电话,定位好表妹的位置,然后迅速躲到她身后——可不能让她知道我在追星。


他举起单反,盯好出口的位置——


“范丞丞!”


……没手捂耳朵。算了。


个高肤白的口罩男从门后晃出来,拉下口罩冲粉丝微笑。黄明昊飞快地按快门,正按着,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高喊:“范丞丞我哥说他特别喜欢你!!!”


口罩男脚步一顿。粉丝屏气凝神。


黄明昊感觉自己心跳慢了半拍——


男生对着他的镜头,声音清晰可闻:


“我也特别喜欢你哥哥。”


 


 


END







评论

热度(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