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蛋挞

【乾坤正道】王者

夏咩咩x:

*庆祝ol一大未解之谜——坤廷什么时候合作过终于破案  ,于是写了这一篇
*文章有bug  不改了(划掉)
*想写的都在故事里了,希望你们喜欢


————————————————


        朱正廷是在微信群里认识蔡徐坤的。


       即使还有一周就要过年,他们的训练也是没有一点松懈。日常训练之后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十点,敷面膜的时间总要做点别的什么才能不浪费,于是就点开了名为“在韩务工人员”的微信群,发了一条消息问有没有人王者开黑。


       蔡徐坤立刻回他说一起。


       彼时他对这个名字只有模糊的印象。之前看到群里有人说过国内某个节目的选手来韩国集训了三个月,里面就包括这个蔡徐坤。


       算起来,他应该已经回国快三个月了。


       异国他乡的就是这样——能碰见个中国人就已经兴奋得要命了,哪还管对方是不是流动人口,先抱个团取暖再说。


       于是就有了这个微信群的存在。不知道是谁先拉了这样一个群组,里面有已经出道好几年的当红男团成员,也有朱正廷这种默默无闻的练习生小透明。他们偶尔在里面插科打诨约饭开黑,倒也给这种被训练和汗水填满的日子里增添了几分烟火气息。


       朱正廷立刻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戳开对方框先打了声招呼。蔡徐坤回得很迅速,直接问他排位还是什么,他立刻回答排位。等上了游戏才发现,两个人的段位无法匹配。


       他看着屏幕上自己的黄金三,再看看好友列表里蔡徐坤的钻石三,只觉得分外丢脸。


       蔡徐坤倒是十分善解人意地邀请他匹配。选择英雄的时候他犹豫再三要不要选法师,看到蔡徐坤选择了关羽的时候,终于放下心来点了屏幕左侧的妲己。


       平时和自家弟弟们开黑,他一般都会选择坦克,毕竟人人都想输出,他作为乐华小分队的知心队长,当然要照顾弟弟们一些。时间一长亚瑟的熟练度已经变成粉色,其他英雄的熟练度最高还只是蓝色。


       果然还是拿人头有快感。当团战拿到三杀的时候朱正廷还是在心里暗暗感叹。对局在25分12秒的时候结束,屏幕上缓缓出现了Victory。蔡徐坤是MVP,两个人的评分差距有点大,但幸好还不算拖后腿。


       脸上的面膜已经快干了,他连忙点开微信说不打了,蔡徐坤也立刻回了句好。


       刚想去洗面膜,却看见对方又发来了消息:我看你不常玩法师?


       他有点难为情地斟酌着回复:平时都是玩坦克但我自己不太喜欢……不过我也只会亚瑟和妲己,玩得都不太好,不好意思啊。


       等了两分钟对方都没有回复,于是朱正廷去卸了面膜洗了澡,收拾好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他看到蔡徐坤在他离开的五分钟之后发来了消息——


       没事,挺好的。以后我们开黑,你都可以不用玩坦克。


       


       从那天开黑之后,朱正廷好几天都没有再约蔡徐坤。或许是临近过年,他更愿意把自己扔在练习室里用训练来填补无法回家的缺憾。偶尔弟弟们会叫他一起开黑,他看着屏幕上清一色的黄金段位和自己的亚瑟,忽然就想念起和蔡徐坤仅有的一局匹配。


       他对弟弟们感叹自己为了团队做出了多大牺牲的时候,Justin不屑地嘲笑他:哥,就你那个水平,到底是谁在牺牲啊。


       看吧,可爱又稚嫩的弟弟们一点都不理解哥哥的痛苦。


       不过说是自己影响了大局这一点,朱正廷是万万不敢苟同的。毕竟自己一个坦克偶尔还能拿到MVP,就足以证明他们这个小分队有多不堪一击。


       如果能早点遇到蔡徐坤,说不定他也能是钻石行列了。


 


       除夕夜他们买了炸鸡啤酒和许多零食,窝在寝室里一起过年。iPad里放着春晚当背景音乐,除了几个北方孩子还肯看看相声和小品,剩下的人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


       Justin嚷着开黑,范丞丞举手附议,毕雯珺听到组织的召唤也放弃了春晚打开手机,其余人全部摆手拒绝。


        没能凑成五个人的Justin非常难过,立刻要拔腿去隔壁寝室找人。朱正廷忽然想起上次和自己有过一局之缘的蔡徐坤,连忙拦住了Justin说让自己先问问,不过段位差距太大没有办法排位,估计只能匹配了。


        范丞丞表示不打排位和躺尸有什么区别,朱正廷捶了他一拳说:大过年的掉段多伤心啊!还不如来几场娱乐局。


        把几个弟弟说服以后他就点开微信找蔡徐坤,对方几乎是秒回说好。


        等到英雄选择的时候,Justin发现那位传说中的高手选择了关羽,而朱正廷则紧随其后就选了妲己。他抬头看向对面的哥哥:哥,你是不是不想玩坦克才找蔡徐坤开黑的?


        朱正廷也毫不客气地捶了Justin一拳,说:滚。


        他才没有私心。


        好吧……其实,也有一点,只有那么一点点。


 


        从九点打到十一点半,蔡徐坤在队伍里发了条消息:不好意思我先下了。


        他们说了再见之后,Justin不放弃地拉着其他人去排位,果不其然输掉了。输了之后的Justin立刻没了心情继续,拉着范丞丞开始对仅剩的几块炸鸡下手。毕雯珺也丢下了手机和黄新淳一起看小品,只剩下朱正廷一个人抱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回微信消息。


        逢年过节的时候,微信总会收到各种群发的消息。他每次都会一条一条回复,到最后简直是机械般的复制粘贴。在韩务工人员的群里大家也都纷纷出现互道新年快乐,看见某个正在春晚现场的前辈发了红包,朱正廷受宠若惊地抢了一个。


        八块钱,倒也是个好数字。


        忽然iPad里响起了“五、四、三、二、一”的倒数,之后是震耳欲聋的叫喊声。一屋子的弟弟们开始高声呼叫“新年快乐”,朱正廷也加入了狂欢的队伍,同时点开蔡徐坤的聊天界面,正在编辑消息的时候却先一步收到了他的祝福。


        ——新年快乐,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真是俗气老套的祝福语。朱正廷却笑得开心,手指飞快地发送消息。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祝新的一年上王者!


        对方也很快地回复了他——也祝你可以不用再选亚瑟。


        朱正廷看着屏幕上这句话,只觉得耳廓慢慢烫了起来。Justin忽然凑了过来:哥你怎么忽然笑得这么傻?


        朱正廷连忙关闭了屏幕一把推开他:滚。


        Justin苦着脸摇头:太难过了,新年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滚,你不是我亲哥哥。


        朱正廷白了他一眼:刚刚我都喊了那么多遍新年快乐了,你别瞎说啊。


        Justin拉着范丞丞的手臂,还是一副幽怨的样子:哥哥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


        朱正廷打了个哆嗦,抄起手边的靠垫砸在Justin身上大声说:滚!


        这次是真情实意的了。


 


        朱正廷觉得蔡徐坤给自己的那句新年祝福简直像是一个承诺。只要他和蔡徐坤一起开黑,就完全不用考虑亚瑟,可以任他选择想用的英雄。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地问过蔡徐坤要不要玩其他的英雄,对方只说自己习惯用关羽。


        一向照顾别人的乐华大哥哥终于有了被人照顾的感觉,朱正廷感动得几欲落泪。


        好吧这么说确实夸张了一些——其实弟弟们也会提出要朱正廷玩输出的建议,每次都是他自己拒绝,一副心甘情愿的模样选择了亚瑟。久而久之他们不再提这件事,自己也就把玩王者选亚瑟当了习惯。


        可蔡徐坤忽然出现告诉他,他可以做自己最喜欢的选择。


        朱正廷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感性的人,所以也就觉得自己想哭的冲动是非常正常的生理现象。


        肯定都是因为自己见识太少了。


 


        S3赛季的时候他终于和弟弟们挣扎着升到了铂金段位。从S2赛季结束之后他就没有再和蔡徐坤开黑过,这段时间他似乎很忙,之前他说过要参加节目录制,应该是没有闲暇时间顾及其他了。


        其实朱正廷很想告诉他自己终于可以和他一起双排了,但是对着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更新过的聊天记录,他始终不敢妄动。


        朱正廷会在网上搜索那个比赛的消息,其实在韩国那也是一个有热度的节目,他也曾守着手机等着周五的节目更新。


        那个少年在节目里青涩又成熟,笑起来的时候眉目如画。朱正廷认认真真地盯着那张脸,努力把它和游戏里那个关羽糅杂成同一个人。


        蔡徐坤在比赛后才主动联系了他。朱正廷看着屏幕上那句“看到你上铂金了”,左胸口就然砰砰跳动得厉害,连带着打字的手指都颤抖起来。


        ——是啊,你看到了。


        ——嗯,很厉害。


        明明升到铂金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事情,可蔡徐坤这么说,朱正廷就真的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他问蔡徐坤最近在忙些什么,对方说参加完节目,要准备出道了。


        他有点羡慕。


        自己已经当了好几年的练习生,还是在练习室里不停地练习练习练习,虽然知道要一步一步慢慢来,但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准备时间太久了。


        可即使这样,他也没能达到出道的水平。


        当他放弃中国舞选择来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他必须要做到最好。所以每天泡在练习室,想让自己更好一些,更好一些。


        朱正廷叹了口气,给蔡徐坤发消息:恭喜啦,要大红大紫呦!


        对方回复说:承您吉言。


        朱正廷想,蔡徐坤一定是在笑吧。


 


        即使达到了双排的标准,他们也很少再排位了。大多能碰到一起的时间都只是在微信里扯一些琐碎的事情。朱正廷的段位在铂金四上下浮浮沉沉,一掉到黄金的时候就慌乱得不行,一定要重新上到铂金才能安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十二月的时候,蔡徐坤所在的组合发了迷你专辑,朱正廷从他那里拿到了无损的音源,开始循环播放。


        他想,如果有一天只是听到了蔡徐坤的声音,他也能立刻认出来。


        听过之后他真挚地夸赞了这些歌曲,可蔡徐坤给他发消息说,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他立刻回复:已经很棒了!


        ——还要更好才可以。


        蔡徐坤和自己是同类,朱正廷想。


 


        又一年的除夕夜,他们和去年一样五黑打匹配。蔡徐坤和他们打到十一点半,又一次先退出了游戏。Justin感叹,在家里可真好,半夜都有年夜饭一起吃。


        范丞丞对着满地的垃圾食品说:我们这也算年夜饭了。


        朱正廷等到春晚的倒数结束,立刻把提前编辑好的短信发送了出去。


        ——新年快乐,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完完全全复制了蔡徐坤去年给他的祝福。他紧盯着手机屏幕,等待着蔡徐坤的回应。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的一年一起上王者。


        新、的、一、年、一、起、上、王、者。朱正廷在心里把这句话一字一顿地念出来,每一个字都重重落进他的心口,然后被温柔地藏在了最深处。


        Justin趁机探过头偷看,朱正廷连忙收敛了笑容把手机藏到身后,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了一句:什么都没有。


        Justin噘着嘴哼了一声:哥,你的笑一年比一年更傻。


        朱正廷抄起手边的易拉罐扔了过去:滚。


        咦等等,这个场景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过年之后,朱正廷和Justin开始了更高强度的训练。他们要去参加一档选秀节目,从一百零一个人中决出十一个人组成团队出道,他们都想成为那十一分之一。


        他和蔡徐坤说起这件事情,对方说:好好加油,别留遗憾。


        他能想象得到,蔡徐坤的神情一定是温柔而严肃的。


        于是也郑重地一下一下敲打出几个字:好,我一定会努力的。


     


  


       他们止步于六十进三十五的那场录制。淘汰的时候朱正廷和Justin一脸风平浪静,他们的身边有泪流满面的练习生在相互拥抱。


       他拍了拍Justin的头,对方转过头来看着他,那双一向灵动的眼睛里盛满了迷茫。


       “Justin,我们回家。”


 


       朱正廷给蔡徐坤发了很多很多的话。他说这一次真的很受打击,说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可还是输得一败涂地,说自己年纪已经很大了,如果再不出道就真的要放弃了。说完了丧气话又话锋一转开起了玩笑:回家当个暴发户也挺好的,就是可惜这么多年了。


       蔡徐坤等到他说完才逐句回复他。


       ——不会可惜的,你还有机会。


       ——想一想这么多年的梦想,你舍得放弃吗?


       ——朱正廷,你看看我,我也在挣扎啊。


       ——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朱正廷躲在楼梯间蜷缩着双腿把脸埋进手臂里哭出声来。


        真的好累啊。


 


        S7赛季开始的时候,朱正廷是铂金三,蔡徐坤是钻石三。可他们没有办法在一起排位了。朱正廷很努力地上段,却还是没能到铂金一。两个人还是会匹配,蔡徐坤用关羽,朱正廷则把手里所有英雄玩了个遍。


        蔡徐坤给他发消息:要不然我掉段和你一起好了。


        朱正廷义正言辞地拒绝他:不行,你不要等我,我会追上你的。


        可一直到了S9赛季,蔡徐坤的段位依然是钻石三,从没有变过。


 


        朱正廷回国那天在机场拍了一张自拍发了微博。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禁感叹还是祖国好。


        Justin没有空鄙视他,因为他更兴奋,抓着范丞丞说个不停。


        没有人理会的朱正廷叹了口气,点开微信里的某个对话框。


        ——我回国了。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你发了微博。


        这个家伙,居然还会看自己的微博。朱正廷撇了撇嘴,手指继续飞快地打字。


        ——我是回国参加选秀节目的。


        ——好巧,我也要参加一档节目呢。


        朱正廷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幼稚呢。


        朱正廷同学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到底是谁先幼稚地先去撩拨人家。


       


       在第一次录制的时候,朱正廷和Justin两个经验丰富的人士带着一群毫无经验的新手踏进了演播厅。


       朱正廷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人。他穿着蓝色外套,身体微微前倾,目光就落在自己身上。


       入座之后Justin动来动去非要看一看刚才没来得及看清的蔡徐坤,被朱正廷开着玩笑打了回去。


       Justin笑得无比狡诈:哥,你们也是不容易,网恋两年终于奔现啊,弟弟祝福你们。


       朱正廷白了他一眼。


       谁网恋了。他们那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好吗?


 


       第一次录制很晚才结束。Justin和范丞丞早就支撑不住,几乎是闭着眼睛搬东西回了宿舍。朱正廷在寝室门口守株待兔,看见蔡徐坤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紧张起来。


       蔡徐坤比去年参加节目的时候更成熟了些。他卸掉了浓妆,换上了A等级的粉色卫衣,笑起来的样子干净好看。


       “嗨,终于见面了。”


       朱正廷也笑起来:“是啊,久仰大名。”


       那个在屏幕里乖巧而张扬的少年,那个在游戏里一直用关羽的少年,那个曾经温柔安慰过他的少年,那个在无数个深夜里对他说晚安的少年——


       现在终于站在了他的面前。


       朱正廷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心口一点点漫上来,漫到了双眼里,模糊了视线。


 


        晚上朱正廷和蔡徐坤并肩坐在楼梯上打排位。朱正廷在S9结束之前升到了铂金一,他终于能和蔡徐坤再一起双排了。


        “和你在一起简直是躺赢啊。”朱正廷看着屏幕上的Victory感叹:“有大佬带飞就是好。”


        “你玩儿的也很好。”


        “说真的,以前我一直觉得这游戏没什么意思,和那帮小屁孩儿在黄金段位随便打打算了,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一天。”


        他看着自己升上钻石段位的页面,笑得开心。


        “大概是因为遇见了我?”蔡徐坤侧过头看他,眉眼含笑。


        朱正廷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感谢蔡徐坤同学让我奋发图强。”


        蔡徐坤伸出手揉了揉朱正廷的头。


     “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正廷,我真的很高兴能遇见你。”


 


        第一次公演分组的时候,朱正廷没有想到蔡徐坤最后会选择了自己,还说“曾经合作过的人。”


        他一脸迷茫地去追问蔡徐坤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和他合作过,对方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们昨晚还双排过,你怎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什么嘛。朱正廷哭笑不得,这个人怎么在关键时刻这么幼稚啊。


        想选自己直接选不就好了?干嘛抛下这么一句话让其他练习生纷纷八卦呢?


 


        训练的生活比在韩国的时候还要更紧张些。朱正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地压力。他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一定要牢牢抓紧。


        Justin说他是太紧张了,现在他已经足够好了,没必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可朱正廷知道这还不够。


        就像曾经一直停留在铂金三的自己,连和蔡徐坤双排的资格都没有。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一点一点,努力追赶上蔡徐坤的步伐。


 


        又是一年除夕的时候,他们留在了廊坊过年。


        这一次终于回到了祖国,朱正廷找到了缺失很多年的安稳感。他们所有人聚在一起吃饺子唱歌玩闹,大声高喊着“新年快乐”,不亦乐乎。


        十二点的时候,朱正廷在人群里拉住了蔡徐坤的手,趁着身边人都在庆祝的时机把他拽到门外。


        “新年快乐。”


        蔡徐坤笑得温软:“新年快乐。”


        第三年,他们终于可以站在彼此的身前互道新年祝福。


        朱正廷也终于把那句在脑海中演练了千万次的祝福说了出来:


        “蔡徐坤,新的一年我们一起上王者。”


        蔡徐坤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了一声。


        “你怎么每一次都把上一年我的祝福原封不动的还给我啊……”


        朱正廷有点无措地看着他,直到对方在他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宿舍外不知道是谁放起了烟花,一簇一簇在夜空中绽开又凋谢,像是掉落下来的无数星光。


        而这些星光,尽数落在了蔡徐坤眼中。


        他听见蔡徐坤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朱正廷,新的一年,我们一起出道吧。


 ——END——


(碎碎念:因为王者是15年11月开始公测,所以合理猜测坤在nh集训时两个人是不认识的,并且我真的相信他们有一个在韩务工人员微信群。)


涉及到的一些王者荣耀相关


    排位赛段位:黄金-铂金-钻石-星耀-王者,段位相差太多不能组队排位。


    开黑:面对面或用其他方便交流的手段组队游戏。


    亚瑟关羽都是坦克,抗伤害的。


    赛季就是S1-S9,希望时间上没出bug。


    匹配对段位没有影响。


   

评论

热度(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