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蛋挞

交换情侣(1st week)

评论宛如一个大型赌场 我也押七折

不知名的小号:



*真•周更 ,还是看到就算缘。




序幕指路前三话:(1)2(3)










—————————— 












不要易相信美,他们还有更多秘密


 


 


 


 


 


 


Chapter 10 .早餐


 


 


周一早上不到七点,敖子逸就穿戴完毕,到楼下深吸一口气,和路过的阿姨还有她的大金毛愉快的打了招呼。


 


他望向四周,都是熟悉的景色,却有新鲜的感觉。


 


说起来,敖子逸硕士毕业后本来是想念继续传播学博士,因为当专业知识储备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他发现不管是有生命的人和动物还是毫无生命力的广告牌或建筑,人类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符号在向你传递信息,一想到这里,即使处在没有边际的空旷世界中,便一点都不会孤独。


 


后来是因为要精不要广,才选择了现在的专业,不过本质上,这俩专业之间其实都是相通的。


 


 


出门去买油条豆浆,差点要顺口对老板说,还是老样子。


 


话到嘴边及时咽下去,改口讲:


 


“老板,今天只要一份。”早餐店老板很慢热,一开始总是一脸严肃的收钱上菜,最近也开始对敖子逸这个老客户微笑了。


 


上楼之后,敖子逸从兜里掏出钥匙,熟练打开丁程鑫的家门,把早餐放客厅桌上,朝卧室方向喊:


 


“老丁,油条我放这了,今天别忘了和马嘉祺见面啊。”


 


“行,去你的吧。”丁程鑫眼睛也不睁,翻了个身,拉长调子回复。


 


 


 


昨晚在经过全员的同意后,交换从吃饭的时候就开始,所以最后回家时候也是两对坐一辆车。


 


正好在车里,敖子逸就问了李天泽上下班时间,也简要说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日程安排,发现俩人的休息时间有70%以上的重合率。


 


“老丁前段时间刚结束一场大赛,这段时间训练节奏也不是很紧,比你工作时间还要少一些。“丁程鑫窝在后排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敖子逸表面上是和李天泽交流,实际上这话是说给马嘉祺的,委婉的暗示他也说说自己的安排,好互相对一下时间,哪知对方毫无反应。


 


车内安静了两分钟后,敖子逸还是忍不住开口主动问:


 


“那马嘉祺,你接下来一周工作忙吗?”


 


“忙。”


 


一个字,然后就没了。


 


敖子逸知道马嘉祺现在心情比较复杂,所以也能理解,但是扫了一眼内视镜,明显可以感觉丁程鑫的怒气值在不断飙升。


 


此时,李天泽转头试探性的问:


 


“我听朋友说你们医院的工作压力挺大的,夜班多不多?“


 


“看情况。“


 


得,有进步,这次起码说三个字了。


 


马嘉祺正低头盯着手机,默默把群里一条语音消息转成了文字。


 


丁程鑫突然转头”质问“他:


 


“我说,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不能换下衣服或者是稍微注意一点,这个消毒水的味道很难闻。“


 


李天泽正想帮马嘉祺解释,这个味道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散的,却听到马嘉祺压低声音,回了句:


 


“好。”


 


丁程鑫本来都做好了对方会回绝的准备,连下一句自己要呛什么话回去都想好了,准备杀一杀他“故作清高”的气,哪知对方却突然给个这反应。


 


“下周三、周五是两天夜班,单休,其他时间和你们差不多,但是如果病人有紧急情况,还是要随时待命。”


 


敖子逸看了看李天泽,俩人一脸懵逼,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让马嘉祺的态度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丁程鑫打开手机看到了新消息,把群里语音外放,大家瞬间就明了。


 


那一边,贺峻霖语气欢快:


 


“诶诶你们知不知道,刘耀文现在竟然还要被奶妈伺候着,哈哈哈哈。”


 


 


还能听到离手机较远的陈玺达在起哄,而正在开车的刘耀文特着急的反驳:


 


“我都说了是保姆,不是什么奶妈。”


 


后几秒因为太过混乱没听清,总之那边虽然相互调侃嘲笑,但整体氛围还挺和谐,尤其是贺儿,感觉真的很兴奋。


 


马嘉祺感性上非常不喜欢这次交换活动,但理性上只能说服自己,既然答应了,就该遵守规则,配合行动。


 


自己劝完自己后,他抬起头,第一次朝这三个人笑了笑。


 


这么着,敖子逸终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觉得老丁和马嘉祺大概能比较友好的相处了。


 


 


 


快到步行街写字楼,远远看到李天泽在诊所门口挥手,敖子逸一路小跑过去,对方迎面慢慢走来说:


 


“走吧,我知道有家三明治特别好吃。“


 


美好的一天,从约早饭开始。


 


昨晚一直抿嘴笑的李天泽,终于露出一排牙齿。


 


微风把他刘海吹得有些乱,但那角度像是故意配合他眉眼而凹出的造型,潇洒却并不狂。


 


果然是牙医,牙齿真白。敖子逸心想。


 






 


Chapter 11.房间


 


 


之前吃饭时候,互相交流了一下大家住在哪里,纯粹是为了加深了解。


 


因为只是交换一周,而且八个人不是所有人都同居,所以也不至于在交换伴侣的时候,还要交换房间。


 


真要换的话,大家都是成年人,指不定谁就去“玩火“了。


 


 


目前,八个人的住宿情况是这样的:


 


丁程鑫和敖子逸各自有房,住在离金色大道步行街不远处的富力小区2号楼,俩人是邻居。


 


李天泽家在城市最南边,离诊所太远,所以基本上也就一周回去一次。以前他是在步行街和富力小区相反方向的紫苑小区租房子,但是三星期之前房子到期就和刚搬过来的陈玺达一起住了,陈玺达主卧,他次卧。


 


巧的是,陈玺达新家也在富力小区,和丁程鑫他们隔了一栋楼。


 


刘耀文住在紫苑的独栋小别墅里面,因为爸妈在上海做生意,所以妈妈安排了个保姆给他收拾东西做饭什么的,就是被贺峻霖调侃说奶妈的那个。


 


宋亚轩偶尔会去刘耀文家里过夜,大部分时候还是在家里住,方便第二天去上课。


 


 


所以在星期二,丁程鑫十点出门,正开车出小区的时候,才会看到刘耀文一脸生无可恋拖着陈玺达,不知道在快走还是慢跑的滑稽场景。


 


摇下车窗,和他们打招呼,陈玺达歪着头向丁程鑫打招呼,嘿嘿一笑。


 


刘耀文一脸绝望,用手指比出个三:


 


“天哪,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和我们一样是运动员。昨晚说好一起跑步,我光是叫他起床就花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啊!“


 


刘耀文总是风风火火,让丁程鑫想到了自己的表弟,特亲切。


 


“下次你来前面这栋楼找我,我帮你叫,就当是做热身训练了。“丁程鑫把手指掰得嘎嘣响,故意开玩笑,吓陈玺达。


 


在车里第一次见陈玺达的时候,他就发现这是新闻里说的所谓的“自由男神”。不过他当时脱口而出结果被敖子逸瞪回去的话,其实是“海豹”。


 


丁程鑫没什么爱看的电视节目,家里的电视常年一打开就是中央五套,有天和敖子逸吃西瓜的时候,看到屏幕中这张特别委屈的脸。


 


他好像不仅被人说是耍大牌,还和教练闹矛盾。


 


“这哪是自由男神,明明就是只小海豹,”豹“怂的那种。”丁程鑫对自己想到的这个双关词,很满意,笑得特别欢。


 


当时敖子逸擦擦嘴,没说话。


 


 


“都怪昨天睡得晚,下午还跟你打球了,很累,所以今天才起不来。”陈玺达试图为自己辩解。


 


“那我求求你今晚八点睡好吗。”刘耀文无神的双眼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


 


“听起来,你们两个的”约会“,很健康啊。”丁程鑫笑着戴上墨镜,“我有事,先走啦。”


 


 


八个人中,只有贺峻霖和马嘉祺住得离不想接相对远一些,不过也不是远得离谱,开车十五分钟左右,就可以到。


 


 


明眼人看,只有马嘉祺和贺峻霖是真正意义上的同居,但真相其实不是这样的。


 


贺峻霖是美食博主,除了偶尔外出参加活动和搞直播,每天固定任务是要完成一些测评文章和简单的美食视频录制。


 


而马嘉祺经常半夜或者凌晨才回家,为了不打扰到贺峻霖,他主动提出分开住。


 


“良好的睡眠,能直接提高你第二天的工作效率,往远了说……“医生说话总是有理有据。


 


“打住!好好好,你说啥就是啥。“贺峻霖只能这么回答。


 


俩人搬一起住没多久,就各自睡一个卧室了。


 


贺峻霖从来不是矫情的人,只是有些东西,从分房睡这里,就开始慢慢发酵了。


 


 


 


 


 


Chapter 12.套话


 


 


最近正是艺考最紧张的时候,宋亚轩很快就把一周的课表发给了贺峻霖,排得密密麻麻。


 


除了在培训机构的五人小班课,还要去别人家里一对一教学。


 


贺峻霖工作时间弹性很大,但在宋亚轩这可怕的课程安排中,这一周也只能挤出三块时间去正儿八经“约会”,而且时间还不是特别长的那种。


 


其实要是硬勉强的话,时间可以更多,但是跟马嘉祺在一起时间长了,他就习惯性算了算,怎么才能让对方更舒适。


 


最后他灵机一动,选择晚上和宋亚轩一起逛超市,然后第二天早上给他做便当送过去。


 


这下不仅俩人交流保证了,而且自己的每日美食视频也能按时完成。


 


 


私底下,刘耀文偷偷给贺峻霖发过消息,希望贺峻霖能够旁敲侧击,问清楚他最近是不是不经意间惹宋亚轩生气了,或者问问宋亚轩对刘耀文最真实的看法。


 


贺峻霖虽然甩了一张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表情包过去,而且也明确表示不掺和别人的“家事“,但心里还是默默把这个事情装上了。


 


 


周二晚上本来要一起去逛超市,但因为临时加课,只能往后推。


 


但贺峻霖还是在周三中午上给他送去自己做的番茄牛腩,当加餐。


 


宋亚轩瞪大眼睛,觉得意外又感动,一时之间竟然组织不了语言,只能不停的点头说好吃。


 


快吃完了,突然来了句:


 


“你和马嘉祺,人怎么都这么好。“


 


“诶,怎么突然提到他。”


 


“第一晚见面的时候,就觉得他人很好。”


 


贺峻霖想起来,那天晚上马嘉祺确实很照顾看上去很局促的宋亚轩,平时话不多的他也一直在找话讲。


 


“所以,你是为什么想参加这个交换游戏。”


 


贺峻霖一惊,他才应该是套话的人,现在竟然反被套?


 


他恍惚觉得马嘉祺是不是也偷偷交代宋亚轩问问自己的想法了,不过马上就否认了这个想法,马嘉祺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他是宁愿自己在那边想破脑袋。


 


马嘉祺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每一步都走得很稳,所有他认定的事情,一定有充足的理由去做,而且一定是自己独立思考之后的决定。 


 


他是优等生,填志愿时遵从父亲的想法,学了医,到了医院之后办公室政治斗争也不参与,遇到烦心事也很少对贺峻霖火冒三丈。


 


可以说,他做出最“大胆“的决定,就是和贺峻霖确认关系,以及,这次同意交换。


 


贺峻霖当时答应敖子逸提议的时候,只觉得马嘉祺一定会生闷气,甚至会马上离席。但没想到,最终他也同意了。可能是因为真的在乎自己,还有一种可能:


 


大概优等生如他,也有一些想要得到解答的问题。


 


谁知道呢,人脑又不是相通的。


 


 


“有时候吧,我觉得我俩就不是在谈恋爱。”


 


宋亚轩没什么杀伤力,很容易让人敞开心扉。而且这些话,贺峻霖觉得说出来也无妨。


 


 


“啊?那是在干嘛?”


 


“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比如说一个人想顿顿吃最顶级的牛排,但是身体会吃不消,而且他也没那边多钱,于是就放弃了最美味的东西,选择健康而不会耗费太多精力和钱财的食物,这个比方真的不恰当,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宋亚轩摇摇头,又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那你呢?“贺峻霖反问。


 


“我咋啦。“宋亚轩吃饱,打了个嗝。


 


“你同意交换我还挺意外的,因为你看上去就很乖啊。“贺峻霖想到刘耀文那晚尴尬而懵逼的表情,还是想笑。


 


“见你们之前,他在车上跟我讲你们三个人都挺有意思,人也挺好。”


 


“然后呢?”


 


“然后我就同意了啊。”


 


“扯!”贺峻霖半开玩笑。


 


“哎,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这段时间脑子比较乱,想冷静一下。”宋亚轩若有所思。


 


贺峻霖看着他的表情,突然觉得这人未必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软绵绵。


 


 






 


Chapter 13.暴露


 


 


 


虽然一开始有诸多的担心和不情愿,但交换活动竟然真的在顺利进行着。


 


刘耀文和陈玺达不过三天就勾肩搭背,愉快运动。


 


在休息的时候,刘耀文其实也特别愁,就问陈玺达:


 


“你就不担心李天泽和敖子逸会发生些什么吗?“


 


陈玺达当然不担心了,他俩才没爱到要死要活的地步,虽说他们都是对方的初恋,但坚持不到两个月就分手了,但他还是故作深沉的回答: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呵,你心态真好。“刘耀文垂下胳膊。


 


“你换个思路,在和别人接触完了之后,说不定宋亚轩就会发现之前没有发现过的,你的闪光点呢?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呐。“


 


陈玺达也挺不忍心看着这个小伙子天天愁,感觉年纪轻轻就要在脱发边缘摇摆了。


 


 


另一边贺峻霖和宋亚轩见面次数虽然不多,但是以美食为桥梁互相进行心灵的沟通。


 


俩人每次见面都会演变成电台式的互相倾吐烦恼,以及“知心哥哥”般的解答。


 


 


丁程鑫因为不喜欢医院的氛围,算下来只和马嘉祺看了一场电影,而且还是丁程鑫喜欢而马嘉祺毫不感冒的机甲系列。


 


话虽然说得不多,但也没出什么矛盾。


 


 


敖子逸则在从学校或者研究基地回家的路上,拐到李天泽的诊所坐一坐。


 


有时候李天泽在给病人看牙,牙钻的声音特别响。病人少的时候,李天泽就靠在前台桌子上,和敖子逸聊一聊,大多都是别人的故事,或者是社会上的新闻。


 


周四去喝下午茶的时候,敖子逸看着窗外匆忙过马路的人,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其实你和陈玺达不是情侣吧。“


 


李天泽手顿了顿,没说话。


 


“那天虽然举手马嘉祺和刘耀文看上去和大家格格不入,但其实,只有你和陈玺达最反常。“敖子逸还是在保持微笑。


 


“正常情况下,听到这个想法都会觉得疯狂,或者是有些迷惑,但你俩,很爽快,甚至很兴奋。”


 


“如果这么说的话,提出交换的你,也很反常啊。”李天泽身体往前一倾。


 


“我?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啊,我和老丁需要跳出现在的怪圈,每个人都需要多一种……”


 


“听上去是很合情合理,但你在说这些的时候,我看到丁程鑫在偷笑了,你说这些的时候,他的反应不应该是笑吧?”既然对方说开,李天泽索性也把问题抛出去。


 


那天从一开始李天泽就觉得丁程鑫眼熟,所以格外关注他。即便用帽子挡住,他还是看到了。


 


 


“有意思。”敖子逸噗嗤一声笑了。


 


在游戏的一开始,两位玩家,便互相摊牌了,及时止损。


 


 


 






 


Chapter 14.医闹


 


 


周五晚上,刘耀文打着约大家一起去他家吃饭的幌子,实际上是想见见宋亚轩。


 


马嘉祺因为有夜班,就拒绝了。其他几个人陆陆续续到刘耀文家里,纷纷向“奶妈”问,贺峻霖作为美食大大留在厨房和奶妈一起准备。


 


大家参观刘耀文收藏的各种球鞋和签名,赞叹连连。


 


丁程鑫指着其中一双红色限量球鞋,对敖子逸说:


 


“这个,就是我之前没抢到的那个。”


 


“啊?那送给你好了。”刘耀文很大方拿过去让他试。


 


“那多不好意思,这还是你最喜欢的红色,哈哈,算了吧,下次咱俩能抽到一起的话,我就把他拿回家,也算了缘分,抽不到的话,那就……“丁程鑫耸耸肩。


 


鞋才看到一半,丁程鑫手机突然震动。


 


接通之后,他脸色特别难看,不到半分钟就挂掉电话。


 


“我出去一趟,马嘉祺出事了。“


 


“不要紧吧?“几个人围上来,丁程鑫摆摆手,飞也似的跑下楼梯:


 


“我一个人就够了,等我回来。“


 


发动机轰得一声和轮胎抓地的噪音混在一起,不过几秒,汽车便开远了。


 


陈玺达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


 


“忘记嘱咐他路上慢点开,不会出事吧?”


 


敖子逸摇摇头,用眼神示意他放心:


 


“他太知道失控的滋味了。”一般赛车手知道失控的滋味,所以心里会本能的不去触碰极限,尤其丁程鑫,更是如此。


 


贺峻霖听到外面引擎声响,才从厨房探出头来问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马嘉祺在医院出事了。”


 


贺峻霖手中拿的半个西红柿,摔到大理石地板上,一片红。


 


 


 


 


“老丁去接了,估计十分钟就能见到他。”敖子逸安慰他。


 


六个人坐在客厅里,没人说一句话,只有厨房里是不是传来奶妈切菜的生硬。


 


敖子逸手机铃声终于想了,打开扬声器。


 


丁程鑫在那边断断续续说话:


 


“被家属打了,脸有点擦伤……等会,好像,还掉了一颗牙。”


 


马嘉祺在电话那头“呲“了一声。


 


“告诉贺儿我没什么大事。”马嘉祺不知道敖子逸开了扬声器,更不知道这边贺峻霖已经握紧了拳头。


 


“神志还挺清醒,听说后来保安过来拉开了,擦伤已经有医生处理了,这个牙……回头到天泽那说吧,我这就回来,先挂了。”


 


马嘉祺拿着冰块敷脸,靠在副驾驶。


 


“你这么大高个,别人打你不会还手吗?”丁程鑫是有仇必报,快意恩仇的人。


 


马嘉祺一声不吭。


 


“行,您最高尚了。”丁程鑫咬着牙。


 


“不是高尚。”马嘉祺嗓子有点干,“我并不是高于一切的,那些家属的心情可以理解。之后医院会和他们走司法程序的,但在当时,揍我两拳,真的能让他们忘记悲伤两秒。”


 


“我说不过你。”丁程鑫稳定超车。


 


“你说你们医生天天见惯生离死别,你怎么看待,死,这件事情。”丁程鑫转移了话题。


 


“一、经历再多,我们医生也习惯不了这件事情。二、问题太大,无法解答。”马嘉祺知道丁程鑫在影射什么。


 


“死是不可逆不可预估的,是永远让人痛苦,但却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


 


“是让世界完整的一环。“马嘉祺扯起嘴角,眯着眼睛,用余光看丁程鑫。


 


 


丁程鑫当时是怎么安慰自己的呢,数据上说,每8分钟,就有一个人死于交通事故,那他撞死的那人,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一边在心里日日夜夜指责自己这么羞耻想法,一边又板着面孔更加卖力的训练。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马嘉祺,马嘉祺只说:


 


“8分钟的想法虽然挺“小人”,但并不什么羞耻的想法。“


 


 


丁程鑫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只能给别人带来灾难的人,下辈子干脆和赛车亡命天涯了,死在赛道上,也算偿命。


 


 


马嘉祺每天与死神擦肩而过那么多次,最有资格讲“生命“这个课题。


 


“把死带进活人生命中,吃不消。找到意义所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


 


说完,马嘉祺便头靠车窗,闭着眼睛休息。


 


 


丁程鑫扶着他进刘耀文的家,所有人都特别着急,贺峻霖红着眼眶,刘耀文早让奶妈准备好了冰袋,宋亚轩和陈玺达也总想做些什么,最后选择在背后撑着马嘉祺。


 


敖子逸看到伤势马嘉祺不如想象中的严重,可算心放到肚子里,回过神来,看到大家关切的模样,突然很感动。


 


人和人的相处模式到底会有多少种,没人知道。


 


人和人互相抱有好感的契机有多少种,没人知道。












李天泽远远站在厨房门口,蹙紧了眉头,没人发现。




 


 


 


 


 


TBC.


 



评论

热度(454)

  1. 士多啤梨不知名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