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蛋挞

【祺泽ABO番外】花好月圆事

前排打call 文笔太好了吧

小鹿仙贝:

-
#TF家族第二人生paro
#简亓×陶桃 屠夫史上首对BG
#《复合日记》番外篇 答应你们的!


#戳首页看前文 微OOC 脱离官方时间线


# 这次不写虐恋情深啦,写一写若干年后的流水账。希望无论是现实生活里的大家还是第二人生里的每一个人,最后都能过得稳稳当当,幸福安康。


-
-
-
01  小满


嘉陵国际十八楼里的节气,总是过得不甚明显。


点亮于每一个日子的白炽灯,24小时运作的恒温空调,开了又合合了又开的白色百叶窗。大概城市总是远离自然,时间的轮作在格子间里最终囿于时针分针循环的角力,石英钟和电子表在每一秒嗒嗒敲响。电话、键盘,和按钮的归位声里,季节只好抓着姑娘们的裙角和衣摆,在深度发觉的偌大办公区找一寸安身之地。


今年的夏天来得格外早,又因此显得格外的漫长。梧桐已经绿得沉了,这种学名二球悬铃木的高大乔木在无风的午后将樱桃一般大小的青色果实掩藏于叶间,枝杈把光影割碎成浮香热浪。银杏未及结果,忽闪着叶子酣眠在热气蒸腾的五月。


这是渝州的夏天。


农谚云,“小满小满,麦粒渐满。”深度发觉的员工们自然是不知农时,可眼见着陶桃的肚子,竟然也在小满过后的日子里,如穗上的麦粒般,渐渐点点圆润起来。


和过往的每一次季节更迭一样,大小员工们也是从衣饰感知到一切变化的。


先是前台的张芳芳,某一天惊觉她们气场强大的金牌女经纪不知什么时候抹掉了复古大红的唇色;接着是宣传组的贺缇娜,在内部BBS上发表了名为“我天啦桃姐竟然穿了平底鞋来上班”的帖子;没过几天,策划部丁妙妙在微信群里和同办公室的小姐妹们聊天,提及了某陶姓omega上司居然开始换穿宽松衣服,并且转变风格后衣品也非常时尚的话题。


然后整个公司像炸了锅一样,从上层例会到茶水间私聊,一百来号人通过各种渠道在不同地点向陶桃小姐和她的alpha简亓表达了最诚挚的恭喜和衷心的祝福。


是的,在破镜重圆并完全标记后的第二年,我们的水火阵营终于握手言和,等来夙愿得偿。


十年间,旧欢新怨长别离,最终归结于一场大梦初觉。陶桃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微微隆起的皮肤下还是一片宁静,那深沉的宁静里正有一颗种子悄悄发芽,然后扎根于此,安稳下来。


而随着这个即将降临的孩子一同安稳下来的,还有深度发觉上上下下不约而同转变的行事风格,特别是她直接管理的策划部和几位签约艺人。


搞策划的小姑娘们竟然都不聚在茶水间嚼舌根了,一个个来的比谁都拼命,最早一波来,最晚一批走,连微博上的粉丝群都称赞nili深度今年的几个策划是真的有深度。她手下最出挑的丁妙妙业务越发熟练,黑衣黑裙,一身御姐气场全开,看着也有了点早年桃姐的影子。


最让她不省心的弟弟陶醉,却是最希望她好。除了和伍总小宋玩玩音乐,天天迪也不蹦了,吧也不泡了,按时按点回家,就怕自己亲姐有个什么差池。开玩笑,要真有什么事,休说是学长,光家里亲爹亲娘就能给他修理下一层皮来。宋玄,大名敖炫炫,深度发觉签约歌手,AZY公司董事长的宝贝弟弟,罕见地戒掉了冰激凌。


但是其实更可能是偷吃得更隐蔽了以免让桃姐看见。


那天陶桃突然想起似乎好久没有见到宋玄偷吃冰激凌了,匆忙行程里偶然问起,得到小男孩奇奇怪怪的挤眉弄眼。


“我乖你还不愿意啊。”


“他乖他愿意,就由他去吧。”初夏的傍晚难得有风,裹挟市井的喧嚷烟火扶摇而上,把一天里白昼仅存的清凉送到十八楼的窗边。背后有人松松环住望着窗外一时间出了神的陶桃,空出一只手来帮她带上了办公室的窗。


熟悉的气息和姿态,和浅淡的草木气息。是自己家的alpha,她想。


简亓倒是毫不在意地把脸埋在她的颈窝,全然亲近的姿态。她伸手推了推环抱着自己的大型挂件,“快别抱着我,太热了,你给我起开。”


简大经纪的声音因为闷在怀抱里显得老大不愿意。“我今天谈了四场资源,漂亮的场面话说了一堆,累都要累疯了。再说你都是我的了,我抱一抱还不行么。”怎么说怎么有理,完全看不出人前八面玲珑的笑面虎风范。


陶桃又一次要被气笑了,她伸出食指戳了戳背后alpha的脸颊,“简大经纪这是故意气我呢吧,也不看看我是为什么才不方便出去谈事情的。况且您不是最喜欢拉资源的么,可不得把你家的程以鑫和他小叔子达夏捧红到天上去了呀。”


都说三十而立,这人眼见着今生的三分之一都过去了,耍起赖犯起腻来还跟十八九岁谈恋爱的大男孩没什么分别。话的尾音还在空中打着柔昵而热切的卷儿,桃姐一个眼刀甩过去,却只有三分嗔怨,剩下七分,乃是全心全意的笑和甜。


“我不,他们不是,你才是我家的。”


陶桃失笑,于是也不再言语,把手覆在环着自己又交叠在身前的另一双手上,看着对面写字楼顶的鸽子群打着呼哨扑啦啦地飞去,天边的流云在晚风里,卷起又被吹散。


她是个不浪漫的人。或者说,她的浪漫、天真、所有的想象,还有一切一切可以被称之为美好的柔软的棱角,都被十年间在娱乐圈的摸爬滚打争战厮杀,几近磋磨成坚硬的圆滑。灯红酒绿、夜宴华章,脂粉铅华层层涂抹到僵硬,浓重得仿佛已经深入骨髓。omega独身一人本就不易,更何况是在这等吃人不吐骨头的风月无边里挣扎。漂亮话说了一车又一车,逢场作戏的本事怕早就是炉火纯青。陶桃有时总想,自己这么些年,练就一副铁石心肠又怨得了哪个,本以为最终不过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贯穿了自己最好的年纪的最好的梦境,竟能抓在手中发觉它一日日变得可感,更于身侧落定成美满。


海底月是天边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上天待我不薄。


天色舒齐地暗,鸽群打着呼哨扑啦啦自远方旋回。灰白翅翼捎带回来自遥远麦田的细碎声响,是谷实渐渐丰满直至撑开外皮的金黄的喟叹。


-
-
-
02  白露


等夏天拖行着雨季的尾巴渐行渐远,最后一场雨沿着叶尖降临地面,秋天才算终于登场。


白露一过,紧接着是秋分。水乡的桂花融化成一勺月色缠绵,未化尽的残骸是浅金色细小花朵的形状,在米酒冲蛋的甜香里沉沉浮浮。放走了秋老虎,日历再撕几篇,一眨眼就是中秋迫近。


简亓收好了阳台上晾干的床单,关上大飘窗,回来就看见陶桃整个人缩在沙发里,整个人气鼓鼓的看不清眼神,脸色晦暗不明。


自打小家伙确认在她肚子里报了到,自家大桃子的情绪就开始变得喜怒无常,这大概是简亓先生最甜蜜的苦楚。他轻手轻脚地折好新洗的布单,又把各家合作商提前送来的中秋贺礼收拾一番,仔细挑出几盒精致糕点摆在茶几上,剩下的便都整整齐齐码在了柜子里。


做完这一切,他才回到根据地,把自己的omega从柔软垫子里抠出来圈在自己怀里。


“桃儿,今年中秋给公司同事的礼物你想怎么准备呀?”简亓非常谨慎地换了一个话题,生怕惹得怀里的姑奶奶不高兴。


但是这个策略显然是错误的。桃姑奶奶面露不悦,情绪已经徘徊在暴走边缘,她挣动了两下试图离开背后的怀抱,但是被alpha和他的气息搂得更紧。


“行了简亓你不要转移话题,刚才咱俩吵到哪儿了?”


得,这俩人吵架还带存档的。


简亓立刻举双手双脚投降:“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刚刚说到我不该和小刘走得那么近,桃儿累了吧,来,喝水,对嗓子好......”


说到小刘的事,简亓先生那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一肚子苦都说不出。自然不是说他外边彩旗飘飘,这位alpha前几年才终于把觊觎了十个春秋的红旗拔回家,恨不能天天奋力挥舞他那红色大旗跟家里外面人显摆着看呢,哪里还有心思沾花惹草搞点有的没的。这小刘啊,乃是前不久深度发觉新签的一小明星,刚出道也没多长时间,是个solo女歌手。分经纪人那会儿陶桃是双身子,手底下几个明星都正当红,忙都忙不过来,天天给家里人心疼的哟,伍扬就大手一挥,简亓麾下又新添一员小将。


按理说这新人安安分分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爱折腾的主。也难怪,简亓今年刚刚三十岁,往出里一站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有不知道的说他是圈里正当红的明星也没什么人会觉得奇怪。清俊优雅的alpha,一张脸就能迷惑众生,气质温润干净,行事却又是精明老辣,业务能力强得令人心服口服,您说说人小姑娘能不动心么。


简亓也不是不解风情的alpha,娱乐圈这口大染缸里杵了十年,什么心机手段没见识过。微笑再怎么春风拂面,说到底也就是做个好看样子给外人看看罢了。况且他心里早就住了人,这心上的正主每天跟他睡同一张床乘同一辆车一起上下班,坐着对门的办公室,涂着他送的口红穿着他买的鞋,现如今肚子里还揣着他的崽,马上就是添丁升级的事了,又怎么会被小刘撩动半分。


小刘却是个没眼色的,自恃年轻美貌又有点实力,打听了几分不知真假的娱乐圈传言就往人身上贴。今天一句“哎呀简哥”,明天一出“不如请简哥吃个饭吧”,衣服短得要命了也不好好穿,不是露这儿就是露那儿,烦得简亓是天天走到练习室门口就想往回跑,全靠过硬的经纪人的职业素养撑场面。


我给我家桃儿做饭还来不及呢,谁要跟你吃饭。简亓暗自腹诽,生怕今天小膏药又贴上来闹点误会惹得大家都不痛快。这事陶桃也不是不知道,平日里不说也就罢了,这几日换季,昨夜白露湿气重些,今早就起得迟了。正巧刚到公司就看见自己家的简先生跟小刘正演着对角戏,心头无名火起,单方面跟简亓吵了一架,俗称吃醋。


简亓自然是行好你说得都对错错错是我的错,恨不能把人宠着哄着上了天,这边陶桃却是越想越委屈,心里面积攒了十年的辛酸苦楚一下子冲破堤坝,那一点自卑灰暗又给放出来,醋得自己寝食难安。


究竟是怕。怕十年里一腔孤勇抱烈种,抵不过青春欢畅好时辰。这大概是世上所有爱与被爱着的人的通病,哪怕她再执拗再爱他不过,也难免逃不出纸上情字方寸桎梏。


不过女强人到底是女强人,委屈得狠了也不肯说,夜里自己一个人背过身去悄悄抹眼泪,连吸鼻子都偷偷藏着,怕惊醒了背后看似睡熟了的alpha。


简亓能不知道么,也就是陶桃一个,连她信息素出现点波动都在意得不行的人,哪里不晓得枕边人心里想什么。晚上窗帘没拉严,白露前后正是七月既望,天边玉盘又圆又大,白亮亮照进来,就看见巴掌脸上水光一片。他从背后搂过去,把整个人都拥到怀里,再放出一点信息素安抚对方:


“桃儿。”


陶桃哭得更凶了。肩膀牵动着黑色长发都在微微颤动,时不时还有隐忍的抽泣声,简亓一颗心都快给哭化了,一滴眼泪就泡得柔软酸苦。连忙把人转过来,没有用上舌头,只是唇齿之间轻柔又缱绻的碰触。


“对不起嘛,桃桃。”


三十岁的人了,撒起娇来依然得心应手。


“陶桃小姐,夜里凉,你再这么哭下去,明天眼睛可就要肿了哦,就不大也不好看了。”


“不不不我当然爱你,眼睛哭肿了也爱你,而且只爱你一个。”


“你哪有不好看的时候么,你什么时候都好看,你今天比昨天更好看,每一天都好看。”


“我错了嘛,原谅我好不好?”


这样的服软也就只有桃姐一个人见得到了。窝在简亓怀里渐渐停止哭泣,陶桃忽然探出头来,黏黏糊糊口齿不清地说,“我肚子疼。”


吓得简亓赶紧摸上去看看。她显怀了之后肚子就分外的大,此刻月光下更是圆鼓鼓得惊人,映着窗外面白亮亮一片。


他把手放在圆鼓鼓上,突然感觉有一个小小的凸起戳了他一下。


像一颗小小的滚珠蓦然触碰手心,之后迅速消失在皮肤之下。简亓整个人都呆住了,手还舍不得放开,紧接着又是一颗滚珠的碰触。


陶桃终于破涕为笑。他听见她说,你知道吗,你现在这表情可真有意思。


你们陶家祖传这么夸人的?简亓很想这么吐槽来着,可是此时此刻他只能愣愣地呆住,脸上露出傻爸爸的痴笑。


蟾宫清辉远远,玉兔身形圆圆。白亮亮月色自窗棂打进来,在白露刚刚过去的晚上,简亓听见陶桃说,


来,傻爸爸,抱一个。


-
-
-
03  大寒


渝州冬天惯常是不下雪的。冬暖春早多云雾的山城,到了一年末尾的日子里,也只是湿润。抵不上北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豪壮气势,冬天在大寒这一天跨过山水迢遥,从极北呼啸席卷,夹风带雪一路南下,终于找了个西南的温润一隅稍作歇息,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


因了这一口气的缘故,渝州也如它魔幻山城的名号,得了个魔幻的冬天。魔幻的冬天魔幻地冷,像拿了锥子,将满城凉气尽往人骨头里钻。简亓和陶桃俱不是渝州人士,他们的故土是会下雪的,还有家家户户能烧热一整个冬季的供暖。当年初来乍到,二人为此很是愁了一段时间。


不过这么多年了,足够他俩把这里当做第二个故乡去习惯。只是冬日里起早床,还是要结结实实来一番心理建设和斗争。


早上六点整,电子钟爆发蜂鸣,陶桃长长地打了个呵欠,把自己的上半身从被窝里挖出来。梳洗停当,刚起的简亓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慢慢挪到她背后。


陶桃已经描完了眉毛,正对着镜子扒着眼睑画眼线。她眼睛格外的大,一双桃花眼生得极好,素颜时就盛着两泓天真而柔软的温顺。待眼线把眼角挑上去,便成了冷气美人,懒散瞥人也好,眼刀剐人也罢,尽是万种风情。


但此刻她正毫无形象地拿手拨着眼皮,拼命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手底下却一抖也不敢抖,生怕眼线笔的尖尖行错了位置。


“诶我说你能不能别站我后面?小桃醒了吗你快去看看她,一天天的还不够忙吗居然找不到事情干。真是服了你了。”


简亓也不恼,只是温温柔柔的露着虎牙,眼里的笑意都快溢出来:“我刚看过了,一心¹ 还在睡着,小孩子嘛多睡一会儿也是正常的。你昨晚上不是说今天要去台风那边谈剧本么,我开车送你过去,回来再叫她也不迟。”


“粥已经在火上热着了,你化完妆就赶紧吃两口。我换个衣服咱俩就下楼。”


“还有,桃儿,你今天超好看。”


陶桃手一抖,顶着右眼飞出去一截的眼线爆踢简亓:“去去去一大早说什么呢你!”耳朵却红到滴血一样。


简亓笑得更得意了,走出卧室的步子都是飘的。


这是他俩生命中的第三十三个大寒天,女儿简懿人生的第三个年头。


三年前简哥桃姐喜得千金,深度发觉上下喜气洋洋跟过年似的,就差到嘉陵国际楼下敲锣打鼓放鞭炮,要是伍总允许保不齐还得舞个狮助兴。


今年小姑娘三岁,正是上幼儿园的年纪。一大早简亓就爬起来,抓着粉色凯蒂猫的小书包,嘴里念念叨叨地往里塞东西。画着贝儿公主的铅笔盒、24色油画棒、昨天刚买的识字卡片,还有一小袋备用的皮筋和头花。零零碎碎什么都想往里装,生意场上的果决在跟女儿相关的事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真乃操碎一颗慈父心。


餐厅里陶桃含着半口粥呜呜噜噜地唤他,走过去等她咽了饭才听清说的什么:“她水壶你给灌了没啊?对对对就我昨晚上放厨房台子上那个,带翅膀小星星的,对是这个是这个。我昨天晚上洗好了的,都烫了烫了洗得可干净了。你注意点啊别给灌太热了到时候再烫着她.....”


行吧,这儿也是颗慈母心。


窗外的风依然在吹。冬天进行到盛处,一切都是萧条再萧条的样子。从前读书的时候都说南方好,南方的常绿阔叶树到了冬天不会掉叶子。可眼见着冬天近了近了,未见北风扫落叶,却还有零星几片自枝头坠落,那坠落也全是无声的温柔。


他俩大学的时候曾经同台合唱过一首歌,依稀记得一句词说“飞过人间的无常,才懂爱才是宝藏”。现在看来,哪里需要那般久远。光怪陆离的职场更像是舆论的战场,让他们比同龄人更早地明白生活的苦楚,也正是因为这苦楚,才更显得家和爱人的珍贵。


人间最是无常,却也最是温柔。


-
-
-


04  立春


渝州无雪,而燕京的冬天,可是白雪皑皑。昨夜飘了一晚的雪今早终于是停了,雪片子叠拢融化又结冰,松松堆蓄在落光了叶芽的枯枝头,黑褐色的树尖儿因着顶了一髻儿白花,有那么点梨花昨夜忽放的意思在。


远处山的轮廓已经白了,拿清晨的太阳一照,遥遥晴蓝天色下无端变出点金色和浅绯,融化在山峦和天空交握的地平线上,就好像是早春亲吻了它们落雪的侧脸,亮出一份比夜更为丰实光灿的白昼。


近地的雪化得快些,一早就留了滩浅浅积水在窗外石板地面。宿舍院子里种了挺多种类的花木,这个季节也只剩梅花孤零零地开着,在众多峭楞楞伸展的萧条枝杈中开着。


偶然叫雪压下来一朵,也是飘忽着落在积雪化成的融水里慢慢漂着,之后才渐渐浸在水里沉下去了。圆溜溜莓茜色的太阳从枯树后边钻出来,微光晕晕是一滴清淡透明的粉色水彩痕迹。


立春那天,简亓刚刚和家里的父母打完电话,就看见另一边陶桃开了视频。屏幕那边陶醉挂着俩大到吓人的黑眼圈,怀里抱着简懿,手里拿着半个没啃完的苹果,整个人散发出肉眼可感的颓废气质。


“我的姐,你家小桃快把我这个当舅舅的弄个半死了,”他咬了一口苹果,发出极脆的喀嚓声,嚼吧嚼吧囫囵咽下去,“我这三天全伺候她了,别说去外面,连半个小节都没写出来......”


简懿好像听懂了自家亲亲小舅舅说了什么,在他怀里猛地一蹬,头上支棱着的小辫子好悬没戳到陶醉嘴里。


他特别嫌弃地露出“真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跟那边的姐姐抱怨:“你看看你看看,简大小姐就是这么欺负你弟弟的......”


简懿的小脸蛋突然靠近镜头,小手拍打着屏幕,声音清脆:“妈妈!爸爸!”


陶桃绽开极甜的笑,跟自己的小公主问好,也问问弟弟和爸妈家里的情况。陶醉已经放弃挣扎,由着他外甥女玩镜头,只留下一个虚弱的画外音:


“都挺好的,你跟学长都放心......今天立春诶,要吃苹果的。”


简亓拿了两个洗好的苹果走到镜头边,“这不是吃着呢么,小醉在家要注意休息啊——诶一心一心看爸爸!真乖!”


陶醉终于被气到不想说话。


气出猪叫。


这一年的春节来的晚,立春之后才是小年。程以鑫、宋玄还有公司旗下正当红的艺人竟然都收到了春晚的邀请函,而这一次深度发觉大部队进京,早就不像以前一样还要兵分好几路,你躲我藏地避嫌。


保安开路,然后是大明星和他的alpha特保,人鱼嗓漂亮青年和他哥,还有他哥拍图特好甩官方几条街的小爱人,再后面助理呀制作呀大小职员乌泱泱跟了一票人,简亓和陶桃这两位大经纪混在部队里,也不显得有多出挑。


因为这一队人马都太出挑了。大家忙糟糟走在一起,不知道被多少媒体和狗仔拿大炮对了个准。简亓穿着驼色带风帽的大衣和浅色的西装裤,越发温文尔雅,陶桃就在干脆外面披了一件黑色牛角扣长外套,露出一点点卡其色的裙角。两个人打扮低调,却能把不同款不同色生生穿出登对感来,后面追着的娱记里专门跟拍他俩的恐怕也不比拍程以鑫和宋玄的少。


和娱乐圈打交道那么多年,大大小小的晚会,简亓和陶桃从没离了这后台。从第一次联排到带妆彩排,再到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的、光鲜亮丽的舞台,春晚对于从业多年的他们来说,是人来人往的服装间和休息室,一拨一拨的人来了又走,采访的换装的补妆的做舞美的,急匆匆的脚步带走急匆匆的时间,硬生生把北方的冬天过出急躁而狼狈的火热来。


这一次也是一样。程以鑫的服装出了问题,这边宋玄的耳返好巧不巧又一次罢工,直到上台之前,助理还在拿着润喉的糖浆追在俩人后头跑。哪怕是再大牌的明星再老的资格,面对这样隆重的场面,也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而今年的春晚,深度发觉两大台柱的首次同台,是一曲送给观众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曲子很动听,歌词寓意也蛮好,直到结束,简亓还在断断续续哼着副歌旋律。


新年倒数的钟声敲过零点,烟花升空,噼里啪啦炸响。在过年好、万事如意的道贺声和道别声里,华筵已矣,良宵告尽。人们挥手送走一个春秋和一段岁月,坐进车里穿行在燕京返家的午夜。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拾后台进行下面的日程,简亓和陶桃,也终于从忙碌了近一个月的最大资源中抽身,获得一口喘息。


他们回到公司在燕京的寓所,匆匆洗漱之后,疲惫地准备睡下,再迎接明日流水一般的通告。房间里的灯灭了,简亓看着陶桃,卸了妆的容颜依旧美好,借着三分月色看,是自己心心念念了小半生的模样。


陶桃,新年好。他说。


陶桃绽开又一个甜甜的微笑,她说,谢谢你呀,简亓,新年好。


然后他们就在新年的第一个晚上,获得了一个湿润温暖的亲吻。


背后窗外万家灯火璀璨,有人陷入安眠,有人依旧欢歌。这是新的一年的新的一天,时间的车轮滚过新的出发线,欢乐与苦痛、怀念和憧憬在这一刻交汇,爆发出平凡生活里不平凡的美满。而他们,简亓和陶桃,哪怕平日里再不平凡,此刻也不过是寻常家庭的寻常爱侣,围着六尺卧榻一日三餐,活得充满烟火又安然幸福。


-
-
-


05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你又会在哪里。


我想过这个问题。我们也许依然很忙,还是天天在格子间轮转,在一个又一个日程里奔波;也许很安然,跟着季节轮转,去看千仞山峦,万丈碧波。


但我们都会过得很好,安稳、幸福,获得一切人世间应有的美好,然后在某年某日某个瞬间,你出现在我生命。


谢谢你让我遇见,谢谢命运让我遇见这样好的你。从此山河依然平静辽阔,不带一点贪嗔痴怨,而我们携手于路上,人间烟火在脚下,悲欢、酸甜交织重叠,一字一句一段,写成没有遗憾又充满感激的诗句章节。


惟愿年年如此时,共君花好月圆事。


-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长长的流水账23333 仔细想想这篇风格不是很适合开车,那我们下篇和 @天真爱丽丝 老师的联文见!想要小红心嘛,喜欢文和喜欢我的都请不要大意地宠宠我2333
-注:女儿简懿的名字请看正文(下)最后。另外有一个小甜饼,就是别人都叫小姑娘小桃,只有简亓叫她一心,是为什么呢?23333无奖竞猜


-
-这个故事包含了我的一点私心,对亓桃,也对现实生活里的祺泽和一众小锅盖们,当然也包括自己。人生不仅仅只有冲撞和对抗,还有很多很多温情和美好。世界上人来来往往,相遇又别离,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一定要珍惜。
你们都要好好的,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的,也一定要过得很好。
愿你们都能陪在彼此身边,也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有人相伴,赏遍花好月圆事,长长久久地活在爱里。
-
-依然为祺泽打call!

评论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