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蛋挞

超级喜欢呀

我去年 买了个表

美好 转发到主页保存一下
你不买 我不买 凯源盛世哪里来
你也买 我也买 蓝绿灯牌连成海
XD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20 / 715】








灵感来自“萧邦式撸袖子”↓



(图片cr:茜宝是个傻子 ←想存原图可以直接戳左边~)


 


 




“我去年买了个表”看到这条微信,王俊凯眉头一皱,回道:“别说脏话。”


 


眼见着“对方正在输入……”停了,王源飞快发来了一句语音:“大哥,我是一句话还没打完好吧?!我是想说我去年买的哪块X牌的蓝色腕带的表是不是在你那儿啊?我上次想戴没找到。”


 


王俊凯窘了一下,若无其事回复说:“我回去翻翻行李箱。”


 


俗话说的好:穷玩车,富玩表。王俊凯不敢以有钱人自居,但是现在也算有车一族了,有时候跟王源聊天也会聊到车子啊手表啊什么的。


 


不过因为王源现在还没办法考驾照,只能看着王俊凯的车子眼馋。王俊凯就逗他说,等你拿到本了,我送你一辆超跑当礼物好不好。王源不以为意,就帝都这交通状况还超跑呢,你干脆送我辆山地自行车得了。


 


王俊凯很快回道:“家里那两辆单车你骑腻歪了?看上哪款新的了?”王源笑道:“瞧咱们这默契~等你回来一起骑新车出去兜风啊~”说着就甩了个链接过去。


 


有段时间王源最热衷的配饰就是手表,机场造型换一套,手表也跟着换一块。粉丝同款都get不过来了。


 


王俊凯见王源喜欢,平时出去看到什么新款啊限量啊也会随手给他捎带上一块表。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说:“王源又不是八爪鱼,哪里能戴的过来。”王俊凯理直气壮:“我和他一起戴呀,他能戴我也能戴,挺好的啊。”


 


回头王源就发了一条设置了分组可见的好友圈,照片里细瘦雪白的手腕上一口气戴了四块表,旁边还横着一条比王源肤色深了一个色号的胳膊,上面也戴了四块表。


 


配字是:听说有人说我是八爪鱼?太天真了!不是八爪鱼也能戴八块表嘛!


 


戴着四块手表也丝毫不影响王俊凯第一个给王源点赞的速度。


 


王俊凯接了swatch的代言之后,公开场合最经常戴的就是swatch了。不过私底下还是会戴些自己喜欢的。


 


上次王源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心血来潮订了机票,瞒着王俊凯去他的剧组探班,想要给小男友个惊喜。谁知道王俊凯见了面板着脸说:“你怎么穿这么点!这边多冷你不知道吗!”


 


王源心里委屈的不得了,他自己刚得知有假就往机场来了,根本没来得及换衣服,谁知道王俊凯居然一见面就说他。


 


脾气一上来,王源干脆把早就给王俊凯准备好的礼物连盒子一起往地上一扔,一句话也不说掉头就走了。


 


正好剧组那边临时通知说要补拍几个镜头,王俊凯只好捡起礼物盒子先去工作了,临走千叮咛万嘱咐,让跟着王源一起来的工作人员带上自己的毛衣外套,去把王源追回来。


 


结果谁知道就这么转头的功夫,王源已经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给自己订好了飞回去的票。工作人员到底是晚了一步没赶上。


 


等王俊凯回来就发现王源的电话直接关机打不通了。再一问人居然自己跑了,直接发了一通火。工作人员表示心里苦,只能默默发条微博宣泄下。


 


打开礼物盒子,居然是上次王俊凯随口夸了一句的手表。


 


虽然王源是萧邦的代言人,但是十二万的限量款品牌方也不是说送就送的。


 


天知道王源是想了什么办法才费劲搞到了一块。


 


本来好好的双重惊喜,结果被自己搞砸了,王俊凯这么想着就懊恼极了。


 


冷战了几天后,王源终于主动找王俊凯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寄张卡干什么?是要把我买表的钱还我吗?有必要吗你?”


 


“……不是,工行那个卡我早就申请了,谁知道现在才寄出来。”


 


“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是自恋的不行哎,哪有人送对象印着自己脸的卡的?”


 


“好刷就行呀。”


 


“……行吧。”


 


于是这段冷战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好不容易有机会见面,两人什么都不想做,一起吃了晚饭,躺在床上,吹着空调,感受着对方的呼吸和温度本身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王源让王俊凯帮他一起选好玩的手机壳,王俊凯笑道:“带货小王子又看上哪一款了?”王源白了他一眼,让他赶紧帮着选。王俊凯看中一款拿给王源看,王源点头说还可以,王俊凯下完单随手点开待发货看了眼。


 


“咦,你还买了灯牌?”王源眼睛尖,再加上对蓝色绿色比较敏感,一眼就注意到安静躺在王俊凯的待发货列表里的凯源灯牌了。


 


“嗯……”王俊凯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到时候要不要给你安排个专人你眼皮底下举着?”王源笑嘻嘻调侃道。


 


王俊凯干脆没理他,王源像块小年糕似的贴了上来:“干嘛不理我呀~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想想……哦~我知道了~你不买,我不买,凯源盛世哪里来。你也买,我也买,蓝绿灯牌连成海。对吧?”


 


“打油诗记得那么熟啊?”王俊凯忍不住上手去捏王源的脸,“平时我讲的话你怎么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啊?”


 


王源被捏得哇哇乱叫:“你以为就你做贡献了吗?owhat链接我也拍了哦!一份才7.15,只要拍20份就有联合应援的小了~”


 


“这个可以有!”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心情很好地找了一顶小红帽戴上,来呼应前一天王源发微博提到的“小红帽”。


 


想了想王俊凯又戴上了那块王源送的表。


 


万万没想到牛仔服的袖子实在是不好撸。


 


失策了。


 


应该直接穿短袖的。


 


王俊凯一边努力撸袖子一边暗暗心想。


 


 


 


End & Good night










最后,灯牌买了吗?owhat贡献了吗?




学生党先不说,一块灯牌价格对上班族而言是不是就是一条裙子、一双鞋的事?不到场也可以选择之后寄到你家,或者是临时有票到场了凭订单取。




这次的灯牌是三排灯,所以会比两排灯亮。所以如果有比我们这个便宜的肯定不是三排灯。今年最新的超薄款,折起来就跟手机差不多大小,非常方便携带了~




如果说wf的便宜点,那是因为我们数量少,但是质量肯定是有保证的。再说我们可是21站联合哎,肯定可靠啦~




我码完这篇看了眼淘宝,凯源灯牌销量只有466。同一家店里wf的灯牌销量1702。灯牌截止到月底,所以没拍的抓紧~




如果是学生党的话,希望大家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份力就好,owhat贡献一份也就7.15而已,积少成多,是为了大灯福的。就像去年挂在正中间的超亮的白色凯源大灯福,大家还有印象吧?多酷啊~




为了喜欢的人而努力,是一种非常棒的感觉!!!




说句不好听的,我其实每年都是把周年庆当做最后一场去参加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大家一定要去现场听听我们凯源唱歌啊~






》》》灯牌 & owhat 戳这里《《《







知错就改(林茶以):

拉郎我常用的角色~~

我把这个CP叫做上等人组

这张图就叫上等人的阴谋2333

知错就改(林茶以):

摸鱼了,还是上等人组,不吃一下坏人组安利吗

看到微博有人说全国证件最难考二人组笑死我了

~确认过眼神,是(因为考试而)坏掉的人~~

我 货真价实的医生厨嘤嘤嘤

咖啡CoCo(水母君):

点梗第一弹 (杰医佣医【emmm】)

是限色...

从草稿开始的两人在那事情上争起来到现在改的这个白切黑医生姐姐,黑化艾米丽好带感,好稀饭~~~

不过好久没画【emmm】了... ...生疏了不少...而且怕【emmm】我把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呢... ...

哭了 真好看呀

褫藝:

【尊听悉便,我的小姐】

白纹杰克×另一面艾米丽
糊里糊图摸的鱼,不喜勿喷
高举杰医大旗[二哈]

【昊丞】世界遭逢

神仙写文qaq

白肚子:




昨天被限流今天重发避免打扰大家就不带tag了


希望有缘能看到看过的就不用看了呜呜呜感谢




01.





      醒来还是个天未亮的时辰。




      世界万籁俱寂唯独几处城市灯光被磨成叠影,偶有一两颗星稀疏散落天上、孤独又绮丽,岁月被细细打碎成零零散散的模样,叫人去拼凑拾起。




       他这一夜没怎么睡好觉,十分苦恼。凌晨两点突然梦醒,让焦虑压的想去阳台数星星,最后冷风打紧冻到直缩回被窝里,心事缴成一团拆不开放不下,纠结个所以然也没底。




      请柬是在星期五被放到邮箱的,白色信封把它里里外外包裹着,打开瞬间一抹艳色就这么安安静静躺在里面,好像在悄声传达温柔话语,预示这一切的发生平淡而自然。




       那时候他正拖着半条命从机场连夜飞回来,镜头抵对拥挤成潮好多次寸步难行,躲过大群粉丝穿过长枪短炮仿佛经历无数恶战,累的昏天黑地唯恐下一秒就要倒地,没成想一进门就有了这么个惊喜,直直要了他剩下的半条命。




        都要结婚啦。




       红纸作底香槟色叠层英艺的流畅线条勾着往下,金箔镶边花纹繁琐中间是瘦金体的喜结良缘,再翻开来新郎那格赫然写着范丞丞三个字,他的新娘跟他并列一块儿,排的紧凑看起来好似天成一对,让人不住的连声祝福。





       上面特地勾了地址和日期,黄明昊只一眼看过后就随手丢在玄关的柜台,疲惫包裹神经驱使睡眠剧增,还没来得及想那么多就睡了过去。


        



        时间怎么跑得这么快。


      


 


       出道后的解散也不过九年,转行与solo各有各的发展,忙碌消磨爱意也不觉得那么匆匆,这些日子里相聚越来越少,却在奔波过后的空闲里生出异样情感。



       他硬着头皮走下去,梗着脖子不敢回头。




        毕竟年少执着的目标在以前就像遥不可及的星,苦涩梦境里大口大口喘着气,从尚好的青春被困扰闹得那么多年,扳着手指数也的确该累了。


     



        人真是怕尴尬,怕午夜梦回时忘不掉的眼睛,怕生疏过后对面除了沉默就所剩无几,什么都怕,那还怎么活在规章繁琐的世界里,大概这样扪心自问上千次。



      但怀念是最好不过的,毋庸置疑。




02.


 


  


      他才没有古早味词汇里形容的那么幼稚,虽然总要保持做与年龄相当的蠢事,成熟心细让人设盖一张破皮,粉丝说一不做二要感激就不流涕,回头细想居然真带点跟世界讨饶的意味,傻有傻福,聪明就自有聪明误。





       早在出道前他们就饱受各种舆论干扰,即使总装作大无畏的样子迎接不计其数的爱意,好奇心驱使着窥探别人另一面看法,被恶意中伤被扭曲事实,都无法去挨个解释。


        



       网络上刚出现那些教做人的词语前范丞丞已经被无数双嘴揣测着过了十几年,象牙塔的高度远远不能阻挡丢上来的石子,恶意就像给你当头一棒的偷袭者,感觉到的痛感却隐秘在人潮中认不出来自哪个,大概是太多了,手指从短到长也只有那么几根,数不清。




       后苦难被深重光辉掩盖,焦虑隐忍迷糊载过多年,范丞丞陪他度过噩梦缠身的夜里,感情细枝末节生长在悬崖壁上,根部深深扎进石头缝隙。





       他们好像并不熟,某种视角和程度上可见的,却也有过互舔伤口的时刻,像两只可怜幼兽,同龄人差两岁、身高差几厘米、连公开最好的朋友也提不上,第一次与最后一次见面尴尬到不敢想,温州人精明,善用疏离说谎话,善用各退一步做和解。


        


      


           


        只道曾紧紧拥抱擦着眼泪稀里哗啦,抬头望向大屏幕执着的模样,小心谨慎把镜头前对视减少,十指紧扣在喧哗声音里弯下腰来感谢一切,也隔着人潮往他那里偷看一眼,对视瞬间笑容绽开,也争吵到面红耳赤最后妥协,痴痴笑着挽回局面。


        曾,是曾。 






03.






      新月钩成一把刀,抽身行程间隙难得停下来想想,他现在已经很高了,估计能比范丞丞多出差不多一个指节,综艺节目全是嘻嘻哈哈新梗不断,主持人八卦的诶了几声,对着出道有些年头的小鲜肉发招,话一出口镜头转到粉丝区,她们尖叫着挥舞手幅甚至还有大声说不要,后期特地加了几个近景和脸红特效,把小鲜肉腼腆的样子记录下来。




     “结婚嘛…人总要结婚的…只不过,是和你们呀!”



   


        好土,但比起自己以前还差点,黄明昊突然笑起来,婴儿肥消失的脸上因为棱角罩了一层阴影,手往沙发边胡乱摸索几下找到了请柬,叹口气然后翻开。





       他已经成年很久,已经成熟很久,已经失去范丞丞很久。



     


       为什么要对这个破本子看来看去,手心发汗并且沉闷的不耐烦,红色俗气刺眼,名字笼罩在心脏上边,温柔织做网热情打水漂,再回神时节目已经进了广告,一时间寻不到事情来做。


 


       再看手机,电量早早不足10%,夜到半点窸窸窣窣居然有虫鸣,夏夜是纯粹的、浪漫闲致。


       



     此情此景也没有不开心,只是突然想到范丞丞那双疏离眼睛那个瘦高背影,像残影遁逃跑进他零散记起的梦里。


  



       好可惜,真的好可惜,默念几声当做愧疚传递给自己,收获讯号那一刻才能知道另一方原来早早就失去联系,整个海域徒剩孤岛和鲸,哀鸣环绕,海岸生生世世点着火把,鲸不敢靠近更说不出去。


        




       黄明昊自持最好青春的时光都消耗在舞台上面,却感叹他这么早就自顾自的入了俗世里,唱起绵延喜歌再婉转个调子,直让人干等着不知道怎么祝福才好,或是亦或是,做解释。




       我用无力推翻所有猜测,细密大雨砸在头顶,你说空气清新如云伴烈日,爆炸的声响坠落着地,我一呼吸就闻到遗憾肆虐,它侵入鼻腔漫过全身上下,扼住喉咙把血液逼上眼睛。






04.




      


       打领带是会做的事情,红毯舞台没少手忙脚乱的整理,黄明昊算是一夜未眠,恍惚守到天亮然后慢悠悠的爬起来挑选西装,心里却嗤之以鼻这样拘束正视的模样。




      搞到就像自己举办婚礼似的,他深吸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对着镜子试了很多套,大概没适应熬夜,眼睛干涩过紧,竟也多出了血丝和青黑眼底。


         


          


        范丞丞今天要结婚了。




       人生大事,作为好兄弟,曾经的好兄弟,作为他漫长人生中一个过路人,作为风风雨雨短暂几年的追光者,现在要目送这抹光源被捧在别人手里,庆幸没有才割舍时那么疼痛,伤疤的二次揭开,会不会适应?


      



      上车时他还在想,车窗开一半晨风有点凉,请柬夹在包的最底层用食指反复摩挲,不断埋怨这一天来的真快。




      往事如洪水扑袭,人生是雨过猎猎。





       范丞丞爆炸式的新闻不少,所以这样平常的事就选择躲避媒体,安排在低调场地,但黄明昊还是知道,今天热搜第一肯定又是范丞丞关键词加黑红的爆字,来宾只有亲朋好友和前组合成员,他们聚在一堆儿只顾着一搭没一搭的寒暄,缺席的几个也发来消息争着要看现场视频。





       他渺小心思却已经飘到时隔多年突然现身的新郎身上。



 


      那是夙夜记挂、挤进空闲缝隙的一个人,矜贵沉淀的气质其实并不符合他本身性格,这么看来颇有冗长岁月都打空的感觉,黄明昊的心跳并无激烈加快,只是让呼吸放缓重重拍打胸腔,一下又一下。




       其实它,催促我眼眶发热。




       但由于是你,由于身份不太适合。




      我躲在人群后,眺过千万重情绪,看你眼睛。





05.





     “还年轻呢,怎么就急着结婚了?”


  


      


     “这都快奔三儿了,我姐结婚晚呗,这下就催我了,正好我也挺喜欢她……”



        咕噜咕噜说什么呢?他听不太真切,但是也没法忽略关键的词语,无资格酸涩但是有资格再多看看,于是他终于迈出踌躇许久的脚步走上前去,臭脸作势要一个拥抱才肯罢休的神情。



        “范丞丞。”


        “诶?Justin。”




        这算不算最后一个拥抱,记忆打成碎片随意飞溅划进肉里,不痛不痒但是流了血,他从没叫过范丞丞哥哥这类年龄加词,只打心眼里觉得他们是一样的,但最后就这短短两岁的年龄差,隔了好多东西。




       比如台上台下遥遥几步的距离,像银河如光年赛盛夏,跑过的看过的流景停滞,他坐在观众席靠前的位置眯着眼睛,机械鼓掌熟练假笑。






        新娘一点也不像杨丞琳,黄明昊一开始还存在过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被逗笑笑得泪花浮在眼里打碎,渗出去的只敢轻轻去抹,最后还要像个狂热粉丝一样在交换戒指亲吻的瞬间和其他人一起欢呼起来。





        我在为你欢呼。




      为你的幸福和日后共谁朝朝暮暮而欢呼,这实在是天大的好事,这实在是最大的愿望,这实在……


      




      这实在让我不知去向的躲进雨里。





       他才没有等散场再走,只是中途说有事然后匆匆离去,心里想自己这么精明却手足无措像个逃兵,范丞丞一定不会看他背影,但是总归记得他曾经来过婚礼。




         这就足矣。




06.




      怪我太在意。所以拒绝了跟你逃向梦境,互说喜欢的日子都迷茫年轻,但是异常颓废美丽,你好懵懂我好有口无心。



       现在我拿着手机发你一条信息,猜猜内容是什么,于心有愧抱怨爱而不得吗,冲动如我手上半截烟似我手旁见底酒精。


       哦,我忘了联网,而它也撑不住最后一格电就关机,这算什么破事情。





       范丞丞,我和你相识十年不知道几个月,算整数也就十年而已,却代表我差不多三分一的岁月,你也是,所以公不公平?




        公平,我年少小心负你。




        不公平,你毁我日后梦里。


      



07.







―end―


 感谢。